發新話題
打印

你一聽就知道這跟JAZZ不同

你一聽就知道這跟JAZZ不同

發表者: artpepper 11-19 (Sun) 03:21pm, 2006
巴西民歌新浪潮 全民瘋狂
記者非常道 巴西電32/13/1956

西近日全民瘋狂一種新型式的民歌,融合了傳統Samba的節奏及啼樂(choro)。這種音樂上的新格調是由年輕民歌手失笑容、惶大棖、以及亡夢粼首創。目前全球還聽不到類似的音樂風格。
據了解,失笑容和惶大棖首度合作"Orfeu da Conceição"(奧菲鄔的意象)的劇樂創作並在該劇結束演出後沒多久的某日,聽到家中女傭在打掃客廳時所哼唱的一首choro曲後,頓時激起了創作靈感而亦譜出了一曲choro。雖然當時惶大棖是刻意想要創作出choro風格的樂曲,但在隔了些許時日再拿出該曲仔細端詳後,惶大棖方才發現譜出的樂曲其實稱不上是choro,而是一首帶有choro味道的samba-canção (森巴歌)。在大棖把此曲交由失笑容填詞後,即完成了"Chega de Saudade"(滿懷思念)一曲。而這首蘊含choro風情的samba-canção在經由亡夢粼獨樹一幟的詮釋唱奏下,竟又衍生出了另一種嶄新風格 。失笑容和惶大棖、亡夢粼這三位的新格調的創始宗師表示,新格調的誕生並沒有讓他們就此和choro以及Samba分庭抗禮甚或是分道揚鑣,而是對其始終懷抱著孺慕之情。

以下記者實地採錄了新格調音樂的片段↓
http://www.geocities.com/bossanovabraziloutra/chegajoao.rm







發表者: artpepper 11-19 (Sun) 03:51pm, 2006
宗師出專輯 見證音樂里程碑
記者名可名 巴西電10/7/1958


{巴西新格調音樂宗師亡夢粼}↑

格調音樂創始人亡夢粼,在1958年7月10日和11月10日分別錄製了二張78轉唱片,創下全世界首張新格調唱片發行紀錄,在歷史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在由大棖撰寫夢粼個人首張專輯"Chega de Saudade"的liner notes裡,開門見山的首段即這麼寫著:

 - XoãX XilbXrtX e um baiano, "bossa-nova" de vinte e seis anos.
(- 夢粼.亡,為一巴伊亞州人,26歲而洋溢"新穎才華" -)。

此兩張唱片的內容如下:A面為惶大棖作曲、失笑容作詞的"Chega de Saudade"(滿懷思念)。B面為亡夢粼作詞、作曲的"Bim Bom"(搖曳生姿)。- 1958年11月10日,A面為亡夢粼作詞、作曲的"Hô-Bá-Lá-Lá"(噢-吧-啦-啦)。B面為惶大棖作曲、Newton Mendonça (紐東.曼東沙)作詞的"Desafinado"(走調)。
{新格調音樂宗師惶大棖}↓

由於惶大棖以"bossa nova" (新穎才華)來推崇亡夢粼,主要即是驚豔於夢粼以繁複多變的和絃及豐沛明朗的和聲律動,營造出了前所未有而令人耳目一新的吉他彈奏風格。因而,"bossa nova"即引申為"new style"(新穎風格)、"new beat"(新穎節奏律動)之意。
 再者,惶大棖會以"bossa nova"來形容夢粼的音樂才情,除了在"Desafinado"歌詞裡即有著這麼一段:

'Que isto é bossa nova, que isto é muito natural.
(這就是bossa nova,它是渾然天成的)

主要大棖也是得自於森巴大師Noel Rosa (挪埃.何沙)1932年的一首作品"São Coisas Nossas"(全是我們的東西)裡頭的一段歌詞:

'O samba, a prontidão e outras bossas, são coisas nossas.
(森巴,蓄勢待發,還有其他的音樂才情,全是我們的東西)。

當時,被大棖找來幫當紅女藝人Elizete Cardoso錄製該張專輯的其中兩首即"Chega de Saudade"和"Outra Vez"(再次)擔綱吉他彈奏的亡夢粼,曾經在錄製的過程中和Elizete Cardoso建議並親自示範該用怎樣的唱法來詮釋這兩首歌可能會蠻好的。但可想而知的是,對於當時已具知名度的Elizete Cardoso來說,除了個人的演唱風格已樹立外,面對那時小她11歲且初出茅廬、名不見經傳的亡夢粼,當然是不會有太多虛心受教的。不過,雖然Elizete Cardoso詮釋該兩首的唱法改變不大,但夢粼的吉他伴奏卻宛如畫龍點睛般,使得這兩首歌在整張專輯中顯得與眾不同而獨具風格、鮮活搶眼。
而在夢粼再度唱奏"Chega de Saudade"並錄製成單曲唱片,並在翌年1959年推出了bossa nova的首張專輯"Chega de Saudade",則終於使得惶大棖和失笑容的雋美樂思能夠蛻變為bossa nova的誕生。

身為Bossa Nova 的發明人,亡夢粼為世人示範Bossa Nova的唱法:

http://www.geocities.com/bossanovabraziloutra/chegaelizete.rm
http://www.geocities.com/bossanovabraziloutra/outraelizete.rm
Album: Canção do Amor Demais (1958) - Elizete Cardoso

http://www.geocities.com/bossanovabraziloutra/chegajoao.rm
http://www.geocities.com/bossanovabraziloutra/outrajoao.rm
Album: Chega de Saudade (1959) / O Amor, O Sorriso e a Flor (1960) - 亡夢粼


換言之,bossa nova係由詩人失笑容 (寫詩)、惶大棖 (譜曲)和亡夢粼 (唱腔和吉他奏法)三人於1958年共同創始,主要乃承襲choro (啼樂)和samba-canção (森巴歌)的部分特色又自創一格。並且,bossa nova在其優雅、動聽的旋律下,蘊涵著艱深演奏技巧和感性思維,而其主要三大組成特色即是:繁複多變的和絃 (chord)、豐富的和聲 (harmony)以及雋永的詩詞 (poetry)。

發表者: artpepper 11-19 (Sun) 05:58pm, 2006
三大宗師同台 經典名曲發表
記者為無為 巴西電32/8/1962

1962年8月,失笑容、惶大棖和夢粼在位於里約熱內盧市苟芭卡巴納(Copacabana)濱海區的restaurante Au Bon Gourmet (優質鑑賞家)舉行了一場世紀演唱會。同時三人發表了一首必定留芳百世的美麗歌曲"Garota de Ipanema"(來自伊芭尼瑪的女孩)。即在唱奏該曲之前,三人發揮民歌的本色,先來上了這麼一段以唱代說的對話:

亡夢粼 - "Tom, e se você fizesse agora uma canção, que possa nos dizer, contar o que é o amor."
(大棖,何不現在就作一首曲子,來跟我們訴說,細數究竟什麼是愛)。

大棖 - "Olha, Joãozinho, eu não saberia, sem Vinicius pra escrever a poesia."
(瞧!小夢粼,我簡直毫無頭緒,如沒有笑容寫的詩的話。)

失笑容 - "Para essa canção se realizer, quem dera o João para cantar."
(這曲子要能夠全然呈現,還是得靠夢粼唱才行)。

亡夢粼 - "Ah, mas quem sou eu, eu sou mais vocês, melhor se nós cantássemos, os três."
(啊!我哪算什麼,我還是得仰賴你們倆,倒不如我們一起齊聲唱奏吧!三個人)。

以下是記者來自巴西演唱會的現場Live連線:

http://www.geocities.com/bossanovabraziloutra/intro.rm

此首bossa nova的經典名曲Garota de Ipanema,除承襲samba-canção和choro的部分特色外,也同samba-canção和choro一樣皆為 carioca (里約熱內盧人)所創,亦即失笑容和惶大棖皆為carioca;雖然亡夢粼係來自Bahia (巴伊亞州)的baiano (巴伊亞州人),但由於他在不到20歲時來到了Rio de Janeiro (里約熱內盧州)的Rio de Janeiro (里約熱內盧市),並以Rio de Janeiro為他音樂發展的起點重心,且在繼之而起的bossa nova其他重要代表人物大多亦皆以里約熱內盧市南部濱海區域為重鎮來創作和唱奏bossa nova,因而里約熱內盧市南部濱海區域即成為Garota de Ipanema此首歌的發源地。

在這個持續舉行一個月半的演唱會上,大夥除了唱奏既有的bossa nova樂曲外,另有5首樂曲則是自創作完成後首度公開發表唱奏,即分別是由惶大棖作曲、失笑容作詞的"Garota de Ipanema"(來自伊芭尼瑪的女孩)和"Só Danço Samba"(只跳森巴),還有惶大棖的個人創作"Samba do Avião"(飛機森巴-俯瞰里約的遙想),以及由Baden作曲、笑容作詞的"O Astronauta"(太空人-浩瀚如宇宙之愛)和"Samba da Bênção"(聖讚森巴)。同時,演唱會現場也出現了大量外國的樂手與音樂唱片業相關行業的人。










發表者: artpepper 11-20 (Mon) 11:38am, 2006
樂音震四洲 驚動北國管樂
記者地不仁 有錢最美國電32/8/1962


電台及政治成為媒介

著1960年,王夢粼於隸屬EMI的Odeon (音樂殿堂唱片)推出了他第二張專輯"O Amor, O Sorriso e a Flor"(愛情,笑容和花朵)後,美國亦隸屬EMI的Capitol (神殿唱片)也於同年底在有錢最美國發行了該張專輯,不過專輯名稱則變成了"Brazil's Brilliant"(巴西的當世才具)。而當時在有錢最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的一家廣播電台WMAL-AM的一位DJ - Felix Grant (菲利克斯.葛蘭特),由於其所主持的音樂節目除了介紹有錢最美國本土的音樂如藍調、爵士樂等,以及特別介紹樂壇年輕新銳的專輯作品外,也會不時在節目中介紹播放外國的音樂。所以當夢粼該張"Brazil's Brilliant"(即"O Amor, O Sorriso e a Flor")專輯於有錢最美國發行後,Felix Grant也隨之在節目中播放了起來。

由於Charlie Byrd (查理.柏德)當時人即在華盛頓,並且有在收聽Felix Grant的節目,所以透過了Felix Grant的播放,使得Charlie Byrd首度聽到了亡夢粼及其音樂 - bossa nova。

{有錢最美國吉他手Charlie Byrd}↑

翌年即1961年的1月20日,甘迺迪 (John Fitzgerald Kennedy)就任有錢最美國第35屆總統,隨即在該年展開了與中南美洲 (唯古巴因卡斯楚投向蘇聯懷抱促使美國與其斷交,進而引發「古巴飛彈危機」而被摒除在外)的「聯盟共進」(Alliance for Progress),以及成立了「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s)致力推動世界和平。而其中的「聯盟共進」,可說即是追隨著之前亦是民主黨的第32屆美國總統小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所實行的「睦鄰政策」(Good Neighbor Policy)。

而關於甘迺迪在該「聯盟共進」之文化交流部分 (另外在1961年甘迺迪亦簽署了以推動全球之學術和文化交流為宗旨的修正案「Fulbright-Hays Act」,可以說在對中南美洲的文化交流上,兩者是相輔相成而齊頭並進的),其中由State Department (國務院)於1961年負責安排贊助首批音樂家至南美洲12個禮拜的親善之旅,則Charlie Byrd把握了時機成為該趟文化交流行程的其中一位音樂親善大使。於是在途經巴西之時,Charlie Byrd即買帶了亡夢粼的"Chega de Saudade"(滿懷思念)、"Brazil's Brilliant"之原巴西版"O Amor, O Sorriso e a Flor",以及Baden Powell (巴登.鮑爾)的"Apresentando Baden Powell e Seu Violão(介紹巴登.鮑爾和他的吉他)"等專輯唱片回到美國。

樂手盲目搶先機

在深受bossa nova及其他巴西音樂的吸引下,Charlie Byrd有了想要演奏錄製巴西音樂的構想,並積極尋求志同道合且可以一塊合作的對象。由於當時的女朋友很喜歡Stan Getz (史丹.蓋茲),於是在女友的建議下,Charlie Byrd即把他從巴西買回來亡夢粼、Baden Powell等專輯拿給Stan Getz聽,結果不出Byrd所料,Getz也愛上了bossa nova等巴西音樂。

在Getz與唱片東家Verve (活力唱片)洽談下,Verve即決定幫Getz和Byrd出一張巴西風味的爵士專輯,而這張專輯即是於1962年2月13日錄製的"Jazz Samba"(爵士森巴)。由於Getz和Byrd以及參與"Jazz Samba"的貝斯手和鼓手等對bossa nova和samba的結構語法尚無任何概念,所以也只能就他們所要演奏的bossa nova和samba樂曲的旋律部分來自我詮釋。
       
  可以說Byrd和Getz是非常迫不及待地完成該張"Jazz Samba"專輯。因為,早在1958年7月10日夢粼錄製了"Chega de Saudade"和"Bim Bom"(搖曳生姿)的78轉唱片,使得bossa nova正式誕生並在翌年推出"Chega de Saudade"的專輯時,像是Sarah Vaughan (莎拉.馮恩)和Nat King Cole (納.京寇)等一票美國爵士和流行樂手即正身處巴西親聆了bossa nova的創始風行。為了不讓他人搶得先機以及對bossa nova等巴西音樂的著迷熱愛,Byrd和Getz之所以迫不及待的心情當然是可以想見的。

{有錢最美國管樂手Stan Getz}↑
     
  換言之,在Byrd和Getz 對bossa nova和samba等巴西音樂不甚瞭解的情況下即錄製了"Jazz Samba"前,其他對bossa nova等巴西音樂亦產生興趣的爵士樂手,當然也正積極蘊釀著演奏錄製巴西音樂的構想,如Herbie Mann (何比.曼恩)即是一例。這個巴西北邊的鄰居舉國上下正瘋狂著迷著bossa nova。


{北國擁有兩支Balenced Action的管樂手Bud Shank}↑

企圖搶搭上這班巴西音樂熱潮的北國樂手有Canonnball Adderley、Bud Shank and Stan Kenton、Paul Winter、Dave Pike、John Coltrane 、Phil Woods、Miles Davis......等樂手。






TOP

發表者: artpepper 11-20 (Mon) 12:12pm, 2006
宗師準備出國 人民不捨
記者善弱水 巴西電32/9/1962


Sidney Frey (希德尼.佛萊)這位美國的一唱片公司Audio Fidelity (聲響傳真)總裁於1962年9月來到巴西後,除趕上了眾所矚目的bossa nova三位創始宗師齊聚一堂的「O Encontro」演唱會外,主要Sidney Frey來巴西的目的,即是想要邀請亡夢粼和惶大棖到美國演唱,而且Sidney已在位於紐約的Carneige Hall (卡內基廳)預訂了一場演唱會,時間就在該年的11月21日。

 巴西的鄉親得知這個消息後,紛紛表示不捨,許多祝福及支持的信函及禮物湧入夢粼及大棖家門。信中表示,此去路程遙遠,請多加珍重,家鄉的鄉親會一直等待你們歸來。有鄉親在宗師家門口大喊森巴大師Noel Rosa (挪埃.何沙)1932年的一首作品"São Coisas Nossas"(全是我們的東西)裡頭的一段歌詞:

'O samba, a prontidão e outras bossas, são coisas nossas.
(森巴,蓄勢待發,還有其他的音樂才情,全是我們的東西)。

顯見巴西人對於自己音樂的自信。

新格調音樂創始人之一的惶大棖表示,他會是最先赴約的一個。然後再視情況而定,努力地讓bossa-novista(新格調音樂樂手)到新地方展露頭角。根據不明消息指出,有未知因素使得新格調音樂的元老樂手們,不得不放棄展露頭角的機會,只有惶大棖及亡夢粼有這看似可貴的機會。惶大棖這番話,說得是語重心長。而身為詩人的失笑容則表示,沒興趣到有錢最美國去。對於往外發展沒有任何意願。




發表者: artpepper 11-20 (Mon) 01:43pm, 2006
宗師? 美國:比照境外殖民地工人處理!
記者為芻狗 有錢最美國電訊32/9/1962



行前即困難重重

Sidney在巴西召開了記者會,主要也就是告知媒體他將要在美國辦一場bossa nova的演唱會,且雖然Sidney已有腹案只邀請夢粼和大棖,但由於在記者會上並沒有明說,因而甚至使得一些和bossa nova八竿子打不到的樂手及樂團,為了也想藉此機會到美國演出,於是紛紛向Sidney表示自己也是隸屬於bossa nova的。而面對如此熱絡狀況,使得Sidney勢必得改變只邀請夢粼和大棖的初衷,考慮多邀請幾位樂者參與這場演唱會。不過,對於這些多出來需支付的演出酬勞以及機票、住宿等花費部分,Sidney則壓根兒還沒有兌現的打算。和Sidney已有所接觸的樂者表示:「這算那門子的邀請,難不成還得要自費前往?」

好在巴西的外交部亦出面贊助此趟赴美行程部分經費,另外也有唱片東家提供旗下樂者此行所需花費,因而才使得該場卡內基廳的bossa nova音樂會能夠如期舉行。不過,原本應該是隸屬於bossa nova樂者的演唱會,卻也因為在混亂的籌組成行下,使得有好幾位參與的樂者根本就不是隸屬於bossa nova。也就是說,除了bossa nova的創始宗師亡夢粼和惶大棖,以及bossa nova 元老Carlos Lyra (卡婁斯.里拉)、Roberto Menescal (侯貝度.曼尼斯高)、Luiz Bonfá (路易茲.邦法)、Milton Banana (米爾東.巴拿納),還有勉強和bossa nova沾得上邊的Sérgio Mendes (塞吉鄔.曼迪斯)、Agostinho dos Santos (阿苟斯汀紐.竇斯山都斯)、Oscar Castro Neves (奧斯卡.噶斯都魯.尼費斯)、Chico Feitosa (席古.費多沙)和Sérgio Ricardo (塞吉鄔.希卡度)以外,其餘參與此次bossa nova盛會的樂者都不是所謂的bossa-novista。

對於惶大棖來說,看著這樣一個在演出者安排上有些離譜的狀況,讓大棖對這場首度在美國舉行的bossa nova音樂會頓失信心,進而婉拒參與。為了能讓大棖改變心意,當時巴西駐美國紐約的領事Mario Dias Costa (瑪利歐.迪亞斯.哥斯達)只有親自去到T大棖的府上展開說服。雖然結果是順利把大棖請去了有錢最美國,但實際上大棖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去的,而這也是為什麼大棖是在音樂會的當天早上才從巴西搭機赴美。



主辦單位另有目的


11月份的紐約本來就冷颼颼地,而舉行bossa nova音樂會的那天則更是氣候惡劣、陰雨綿綿,不過,這可一點都沒阻撓愛樂大眾前去欣賞。而當天晚間八點半音樂會開始前,卡內基廳主廳(the Main Hall;現稱為Isaac Stern Auditorium)內已是人滿為患,全部2,804個位子則已是座無虛席,更別提在卡內基廳外還有上千個愛樂者癡癡巴望著有無空位遞補而久久不願離去。

而擔綱該場bossa nova音樂會主持兼司儀的是爵士鋼琴家暨爵士樂評的Leonard Feather (里歐納.費勒),此外,在觀眾席上還坐著如Miles Davis (邁爾斯.戴維斯)、Dizzy Gillespie (迪基.葛拉斯比)、Herbie Mann (何比.曼恩)、Peggy Lee (佩姬.李)、Tony Bennett (東尼.班奈特)等多位爵士和流行樂手。

雖然該音樂會是以唱奏bossa nova為主題,但由於受邀獻聲的巴西樂手當中如Bola Sete (玻拉.塞奇)老早就已在美國發展並有彈奏爵士吉他,另外還有來自阿根廷的爵士鋼琴家Lalo Schifrin (拉婁.西弗林)也在這場音樂會裡湊上了一角,再加上在此bossa nova音樂會舉行之前,即有爵士樂手自行演奏bossa nova樂曲並錄製成專輯唱片以及與巴西樂手的合作,於是在這場由美國人主辦的"Bossa Nova no Carnegie Hall"(Bossa Nova於卡內基廳)的節目單上,斗大的標題雖印著「Bossa Nova」,但卻又在標題「Bossa Nova」的下方加上了一括弧,並在括弧裡頭又印上了幾個小字 :

(New Brazilian Jazz)。

而讓人有些不解的是,如果說New Brazilian Jazz即是意指bossa nova加上jazz,那麼Brazilian Jazz指的又是哪種巴西音樂加上jazz呢?!也或許,當初主辦單位多加了個'new'字的用意,只是為了突顯這回的Brazilian Jazz和以往的choro (啼樂)、samba或baião (擺詠)等巴西樂風結合爵士樂而成的Brazilian Jazz有所不同。不過,這本來不就應該是一場純粹bossa nova的演唱會嗎?!且主辦者Sidney Frey事前的主辦目的也是如此呀!更何況冒著風雨前來卡內基廳的愛樂大眾亦是慕bossa nova的名而來。換句話說,如當初就只有邀請惶大棖和亡夢粼,或是還有Carlos Lyra、Roberto Menescal和Luiz Bonfá的話,那麼"Bossa Nova no Carnegie Hall"將是名副其實的bossa nova音樂會,而不會演變成另外又多出了個New Brazilian Jazz。



Bossa Nova ? Brazilian Jazz?



惶大棖曾經在日後回想時這麼說道:

"Se fosse para começar tudo, eu não teria ido."
(如果一切重新開始的話,我是一定不會去的)。

當然,惶大棖之所以會對他首度在美國的音樂會深表「悔不當初」,除了覺得,這完全不是一場純粹且名副其實的bossa nova音樂會外,主要原因還是在於當時bossa nova音樂會結束後,巴西曾有部分媒體因搞不清楚狀況而對該音樂會持有負面評價的報導,使得大棖對此一直無法釋懷。雖然,確實因為在幾無彩排的情況下,導致有好幾位演出樂者在台上發生「突搥」的尷尬場面,像是趕在音樂會開場前才匆匆來到的惶大棖,就有發生鋼琴彈錯音和忘詞的窘況。但是不管整場音樂會下來有多少樂者因緊張失常而造成唱奏上的小瑕疵,整體說來仍舊還是瑕不掩瑜的精彩演出。倒是在主辦人Sidney Frey (希德尼.佛萊)的疏忽不察下,原本應該是音響良好的卡內基廳,卻因為人為的技術操作問題,進而出現了一些feedback (迴授)雜音現象。

既然是在美國首度舉行的bossa nova音樂會,當然亦成為國際媒體的焦點新聞。而當晚音樂會除了美國的Voice of America (美國之音)、CBS廣播網以及英國的國家廣播網BBC等皆有現場收音廣播外,巴西方面也有一廣播電台將現場實況收音在巴西播出,而這家電台即係位於聖保羅州(São Paulo)聖保羅市區的Rádio Bandeirantes (先鋒者廣播電台)。至於該電台在卡內基廳現場負責收音轉播的DJ則為Walter Silva (法得.希爾法),而Walter Silva也就是當1958年亡夢粼推出"Chega de Saudade"(滿懷思念;B面為"Bim-Bom")的78轉唱片時,可說是在聖保羅的廣播電台節目中最大力介紹放送的DJ。

由於這些廣播媒體為了在音樂會現場收音,使得卡內基廳內的麥克風早已是集結成群,更別說主辦人暨Audio Fidelity唱片總裁Sidney Frey準備要把音樂會的實況給錄音起來以發行成唱片,於是也在廳內架設了麥克風。而Sidney為了想要鉅細靡遺地錄製音樂會的所有細節以呈現出臨場感十足的現場錄音,卻因麥克風的架設不當而產生了feedback現象。除此之外,亦有贊助巴西樂者赴美的Instituto Brasileiro do Café (巴西人咖啡協會),由於在音樂會進行當中提供現場聽眾飲用咖啡,因而亦使得當時的卡內基廳內可以聽到咖啡杯、盤和調羹相互碰觸之此起彼落聲。

因為這場表演,三人長久的心血,巴西的傳統音樂、文化,都成了別人音樂文化的附庸,只不過是麵飯茶餘時的背景音樂。有錢最美國人認為:「bossa nova 就是巴西風格的JAZZ。」JAZZ是名詞,bossa nova不用大寫。



美國人的巴西爵士在美國大獲好評!



Brazilian Jazz音樂會首度於有錢最美國舉行的同一個月份,Stan Getz (史丹.蓋茲)和Charlie Byrd (查理.柏德)首次詮釋bossa nova和samba經典名曲的巴西爵士樂專輯的"Jazz Samba"(爵士森巴)其中所演奏 惶大棖作曲、Newton Mendonça (紐東.曼東沙)作詞的"Desafinado"(走調)一曲,在打入有錢最美國流行排行榜第15名後,隨即賣了一百萬張成為金唱片。Stan Getz 與Charlie Byrd幾乎成為家喻戶曉的巴西爵士樂創始人。Stan Getz 也理所當然地接下這個頭銜。巴西爵士樂創始人Stan Getz表示:「這種音樂,叫bossa nova。」在為自己所創的曲風命名之後,Stan Getz間接承認了最近有新片即將發行的謠傳,並表示,不排除從巴西引進會彈鋼琴或吉他的人。相信只要經過大師親自地訓練過,為他的Selmer Tenor 伴奏應該不成問題。






發表者: Chris 11-20 (Mon) 01:48pm, 2006
噢~~~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好精彩的連載啊,夢粼(噗)

感謝 art 同學為我們帶來這麼精彩的報導

TOP

發表者: artpepper 11-21 (Tue) 05:09am, 2006
蠻橫巴傭 大師氣炸!
記者有大偽 有錢最美國電32/10/1962

錢最美國的巴西爵士樂大師Stan Getz,近日在一場音樂會後的門口遇見了兩名巴西來的鄉下人,當場大發慈悲,雇用了兩名巴西人為他伴奏的樂手。兩幸運兒名為亡夢粼、惶大棖。據了解,由於巴西鄉下人沒有見過世面,再加上不會講有錢最美話,在大師與之溝通的過程中,百般曲折。身為巴西爵士宗師的Stan Getz,差點沒有氣炸!

在卡內基廳所謂的bossa nova音樂會過後幾天,美國大師Stan Getz與他在巴西找到的巴傭首次見面,地點就在卡內基廳的彩排廳裡。Getz在見到亡夢粼、惶大棖,趨前對大棖表示仰慕已久,隨即又表現出一付「你們巴西人真不是蓋的!」用炫耀的口吻來跟大棖進一步說,因為"Desafinado"一曲所賺的錢,已經讓他買了一棟房子。

而在一番寒暄後,Getz原本閒話家常的態度突轉向正經八百了起來,因為亡夢粼當時不會說英文也聽不懂的關係,所以Getz只有先跟大棖表示想和夢粼合作唱片並要大棖充當翻譯去跟夢粼說。

可以斷定的是夢粼當時應該是有聽過Getz和Byrd的"Jazz Samba",對於Getz和Byrd在對bossa nova和samba沒做什麼功課,甚至是在不甚瞭解的情況下即匆匆灌錄了該張"Jazz Samba"且還大賺了一票。自認為發明了bossa nova的創始宗師夢粼看著眼前感覺有些狂妄自大的Getz,本來就沒有多大的好感。大棖轉身告訴夢粼說Getz想要和他合作唱片,並當面轉告Getz打算付15,000美元的唱片酬勞給他的事。

一向以音樂至上而不為五斗米折腰且自尊心強的亡夢粼在死前的回憶錄上表示:「我對於Getz這位拜巴西音樂之賜而使他的音樂事業扶搖直上的美國爵士樂手,感到非常失望。」夢粼絲毫沒有感受到Getz的誠意,有的只是Getz像個財大氣粗的暴發戶在頤指氣使。於是本身是個愛貓族的夢粼,此刻彷彿就像隻溫馴的小貓因受到外界的捉弄而突然呲牙咧嘴了起來,隨即馬上跟大棖回說:

"Diz a esse gringo filho da puta que...[註]"
(去跟那個老外說他是狗娘養的畜生...)
[註:filho da puta即如同英文的a son of a bitch。]


 就在夢粼說出該話的剎那,Getz睜大了他那雙藍眼,雖然他聽不懂亡夢粼在說什麼,但顯然應該不是什麼好話,於是Getz急得馬上和惶大棖追問夢粼到底說了什麼。當然,大棖怎麼可能把夢粼說的話據實講給Getz聽,那鐵定是會引發一連串惡言相向甚至讓兩人大幹一架的。於是急忙充當和事佬的大棖,只好跟Getz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說夢粼感到榮幸地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了。亦當然,Getz又不是三歲小孩,隨即就跟大棖回說他聽起來的感覺不像是句恭維的話。而當Getz還在質疑時,亡夢粼則二話不說轉身離開了卡內基廳。







發表者: artpepper 11-25 (Sat) 11:24am, 2006
孤伶異鄉人 巴庸問題多!
記者有大偽 有錢最美國電19/3/1963



地位卑下 卻裝高傲

許是情緒控管的的問題,亦可能是巴庸的素質太差。當年有錢最美國從非洲引進的非庸,不但協助美國白人發明JAZZ(所以JAZZ是美國人的JAZZ),耐操耐勞,毫無地位,被歧視排擠地存活至今。而亡夢粼才跟大師Stan Getz 初次見面,就掉頭走人。

看著亡夢粼頭也不回地走出卡內基廳,手足無措的惶大棖也只有追了出去。那時外頭正飄著雪,只見兩個巴西人衣著單薄地佇立在美國紐約街頭。而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麼好的惶大棖,除了不斷安撫João外,主要還是希望夢粼能夠答應Getz的請求一同合作唱片。再說,夢粼那時和Astrud Gilberto (阿絲杜露娣.吉貝杜)結婚不過三年,而夫妻倆唯一的兒子Marcelo Gilberto (馬塞路.吉貝杜)也才差不多兩歲左右。雖然當時的夢粼已身為"Papa da Bossa Nova"(Bossa Nova教宗),但經濟狀況尚不是挺好,更何況惶大棖當時的經濟也沒好到哪裡去,亦是有一家妻小要養。所以要亡夢粼看在這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的唱片酬勞15,000美金份上,畢竟在堅持自個的原則之餘,總還是得要顧及一家大小的生計。不過,惶大棖雖然嘴上是這麼勸說亡夢粼的,但心裡不免還是對與Getz的合作抱持著樂觀的想法,認為Getz和唱片製作人Creed Taylor (奎德.泰勒)應該是會稟持著以bossa nova做為整張專輯的演奏重心。畢竟Getz會想找夢粼和惶大棖一塊合作,就是為了能夠演奏出正宗而道地的bossa nova。




還是認不清事實

但結果卻是讓惶大棖感到為之氣結的。除了是Getz在錄製的過程中頻頻拉高自個的爵士薩克斯風分貝而企圖主導整個演奏編排外,當專輯"Getz/Gilberto"(蓋茲/吉貝杜)推出後,想當然美國的Verve (活力唱片)本來就是以發行爵士樂為主軸的廠牌,自然是把它擺在爵士樂的範疇裡,加上美國唱片市場一向的本位主義,進而使得一些初接觸bossa nova的人如是從有爵士樂手參與的專輯開始聽起的話,可能還會把bossa nova誤以為是爵士樂。所以繼卡內基廳的bossa nova音樂會,可說第二件讓惶大棖感到「悔不當初」的決定,就是力勸亡夢粼答應與Getz合作且自己也參與錄製了該張"Getz/Gilberto"。惶大棖針對當時這檔事提出發言:

"Depois, achei aquilo tudo um absurdo, porque tudo foi virando jazz. Escreveram depois que a Bossa Nova era jazz."
(後來,我才發現整件事居然是如此地荒謬,因為全部都以爵士樂為導向。而Bossa Nova竟被胡亂寫成了爵士樂)。




相信JAZZ 堅持改革

當籌備要錄製"Getz/Gilberto"之前,雖然Getz已經推出了"Jazz Samba"和"Big Band Bossa Nova"(大樂團的Bossa Nova)兩張演奏bossa nova曲目的專輯,但顯然對bossa nova還是沒什麼概念。直到要和Luiz Bonfá (路易茲.邦法)合作"Jazz Samba Encore!"(爵士森巴安可!)以及與亡夢粼、惶大棖一起合作"Getz/Gilberto"時,在親眼目睹bossa nova創始宗師和元老的示範唱奏後,Getz這才對bossa nova開始有了一些明確的概念,並且也意識到在bossa nova優美動聽的旋律和聲下,竟是蘊含著如此繁複艱深的技巧思維,而這也讓Getz體認到同樣是音樂,但卻是「隔行如隔山」。

不過,話雖如此,在1963年的3月18、19日這兩天錄製"Getz/Gilberto"時,Getz還是依然故我! 堅持JAZZ改革路線。雖然他已經知道要怎樣將他的爵士次中音薩克斯風融入bossa nova才會得體,也就是與亡夢粼的吉他、惶大棖的鋼琴和Milton Banana (米爾東.巴拿納)的鼓該如何相互配合。或許,Getz是怕被亡夢粼和惶大棖這兩位bossa nova創始宗師精湛的樂技給比了下去,於是在一味只想較勁、競技的心態下,Getz不斷飆高的薩克斯風不時影響了亡夢粼的吉他和演唱。畢竟薩克斯風在只有吉他、鋼琴、貝斯和鼓的演奏編制裡本來就極容易「喧賓奪主」甚至於會蓋住吉他和鋼琴的聲音,所以在錄製"Getz/Gilberto"的這兩天,可說錄音間裡是煙硝味十足,而唯一讓亡夢粼心裡要比較好過的部分,應該就是他推薦安排當時他的妻子Astrud Gilberto參與了"Getz/Gilberto"的演唱。




↑[巴西爵士樂大師Stan Getz的專輯,僱用巴西來的吉他手及鋼琴手,大獲好評。]


錯誤的八年選擇 巴庸永遠的沉痛

選對有保庇,選錯出代誌!! bossa nova歌曲本身的徹底變質,讓惶大棖整個心痛欲絕。
由於在惶大棖因卡內基廳的bossa nova音樂會來到美國後,即有數個美國的作詞家和惶大棖接觸想把一些原葡文的bossa nova樂曲給另填上英文歌詞(有的美國作詞家還是在音樂會之前就已到巴西和Tom接觸)。當然,這些美國作詞家除了深受bossa nova吸引外,主要也是深知其有利可圖。雖然Tom是想說如果要把一些bossa nova曲另填上英文歌詞的話,他是希望就算沒有原作曲作詞者,詩人失笑容的文學程度,至少也要具備有Newton Mendonça (紐東.曼東沙)或是其他巴西作詞家的文字功力。

畢竟bossa nova的葡文歌詞是用詩寫成的(或者應該說巴西所有音樂的歌詞幾乎都是以詩做為創作體裁的),而若是另填的英文歌詞缺乏了葡文歌詞固有的詩意,那麼該英文版的bossa nova將會是空有軀殼而沒有靈魂的bossa nova。雖然當時惶大棖的英文尚不是挺好,自然也無法分辨美國的作詞家其筆下功夫究竟如何,不過在友人的告知下,惶大棖即屬意由Johnny Mercer (強尼.莫塞;Capitol唱片公司創立人之一,如"Moon River"、"Days of Wine And Roses"、"My Shining Hour"、"Autumn Leaves"、"Satin Doll"、"Fools Rush In"等歌詞均出自其手筆)來另填英文歌詞。但因為Johnny Mercer為ASCAP (即美國詞曲創作家暨出版人協會,英文全名為American Society of Composers, Authors, and Publishers)的會員,而惶大棖卻是隸屬於BMI (廣播音樂法人機構,英文全名為Broadcasting Music, Inc.),由於在當時這兩大音樂著作權組織的會員是明文禁止相互合作的,所以惶大棖與Mercer就這樣無緣合作。
                         
 可以說惶大棖只有退而求其次地,或者應該要說惶大棖是無法婉拒其他美國作詞家躍躍欲試地想要大顯身手一番,但結果卻還是讓惶大棖永遠的痛心疾首。因為另填的英文歌詞和原葡文歌詞實在差太多了,不僅是歌意南轅北轍,主要是英文歌詞大多既稱不上是詩詞且內容又多是風花雪月而通俗平庸,與原葡文既雋永細膩又刻劃入微的詩詞,以及在字裡行間不論是抒發愛情、人性與人際關係或是大自然與當前社會現象等諸事萬物,只能說原葡文歌詞的耐人尋味、發人深省,豈是風花雪月的英文歌詞所可以比擬。

bossa nova係由詩人失笑容 (寫詩)、惶大棖 (譜曲)和亡夢粼 (唱腔和吉他奏法)三人於1958年共同創始,主要乃承襲choro (啼樂)和samba-canção (森巴歌)的部分特色又自創一格。並且,bossa nova在其優雅、動聽的旋律下,蘊涵著艱深演奏技巧和感性思維,而其主要三大組成特色即是:繁複多變的和絃 (chord)、豐富的和聲 (harmony)以及雋永的詩詞 (poetry)。

如今,和弦經過JAZZ詮釋後變得單調簡陋,合聲更是只剩下Selmer Tenor的嗡嗡聲,歌詞讓原創者詩人失笑容含淚看了之後,痛心疾首。乍看搖頭爆笑之後,餘生再也笑不出來。

bossa nova 徹底被消滅了。僅剩"Bossa Nova -(Brazilian JAZZ)"













發表者: Chris 11-28 (Tue) 12:57am, 2006
我們在這一系列的文章裡可以看見殖民主義的餘毒
不過音樂即政治 政治即音樂 覺得它們應該獨立分開的人 應該都是被騙了

加油art 等你寫完這系列唷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