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吉他-演奏] 談絕對音感與相對音感以及聽力訓練

談絕對音感與相對音感以及聽力訓練

在給學生上課的時候,有時會被問到這類的問題,例如:
什麼是絕對音感啊?
絕對音感與相對音感有什麼不一樣?
絕對音感是不是比較厲害?
爵士吉他是不是有絕對音感比較好呢?

絕對音感(Absolute Pitch 也常被稱為 Perfect Pitch)是一種能夠不倚賴參考音的幫助,直接辨認出所聽到的音是什麼音名的能力。據研究指出,這種能力的養成,通常是因為從年幼時期就開始學習樂器(以學習古典鋼琴或小提琴者居多),因為不斷的熟悉音名與其聲響色彩的關聯性,因此在腦中形成一種連結,變成一聽到聲音就會知道那是什麼音名。這也就是為什麼某些擁有絕對音感的人,只對自己熟悉的樂器比較有判別能力,當他們聽到不熟悉的樂器所發出的聲音時,就聽不太出來。只有少數對於絕對音感高度發展的人,才能夠辨別出任何聲音的音高,甚至聽得出鳥鳴的音高!
當一位擁有絕對音感的人聽到一個音,他們所判斷的依據並不是頻率高低(又不是機器人...),而是一種色彩或一種感覺。這種感覺有點像是當我們聽到大和弦與小和弦時,你也不見得可以說出裡面的音符實際上的差別,但是可以明顯感受到兩者之間的色彩差異。所以對於擁有絕對音感的人來說,每一個音符都有其特殊色彩,或音色特質,因此可以判定它們是什麼音。
相對音感(Relative Pitch)則是一種藉由比較音與音之間的音程關係來判定音名的技巧。這是怎麼運作的呢?簡單來說,當我們試圖去判定(聽出)某一個音符的音名時,我們必須先聽到一個參考音並知道其音名,然後藉由聽出兩者之間的音程關係,來計算出目標音的音名。換句話說,這是一種聽出相對音高的技巧
介紹完這兩種聽力技巧之後,很多人可能會覺得是不是絕對音感比較厲害呢?不需要參考音的幫助就能夠直接聽出是什麼音名,這樣不是比較神嗎?那為什麼不直接去練習絕對音感就好了呢?
然而,實際的情況是,大多數音樂學校與音樂教學系統,都只教授相對音感的技巧而已。為什麼呢?這主要是因為絕對音感能力的養成,通常是從年幼時期就開始的,而且也不是每個從小就學習樂器的人就保證會有。不僅如此,一旦只要過了一定的年紀,就很難培養訓練這種能力了。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會將這種能力歸類成一種"天賦"的緣故。反之,相對音感的能力,比較像是一種技巧,是比較容易訓練出來的,也因此大多數音樂教育都只著重於相對音感的聽力訓練,而其成效也是有目共睹的。
此外,就我(莊智淵)的個人經驗而言,也不是擁有絕對音感的音樂人就一定佔優勢。許多擁有絕對音感的人雖然聽得出來是什麼音名,但是在反映出音程關係的速度上反而比較慢,因為他們還需要在心中做進一步的計算才能得知。此外,在轉調上也不是那麼的直覺,例如當擁有絕對音感的人聽到 C 調與 Db 調的生日快樂歌的時後,會覺得兩者是完全不同的旋律。當我在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 就讀時,就曾遇到許多擁有絕對音感的同學對此感到困擾與挫折。當然,最理想的狀態是能夠同時擁有這兩種能力啦!但是這畢竟是少之又少啊~
前面提到,大多數音樂教育都是著重於相對音感的聽力訓練,其方法通常是以調性為基礎來訓練的。例如給你一個參考音 Do,然後要你唱出(或聽出)某一個音階或音程。我在美國波士頓所就讀的 Berklee,就是以這種方法來設計聽力訓練 1~4 的課程,這些都是必修課程,每位學生都必須修完才能夠畢業。而市面上大多數相對音感的聽力訓練軟體,也都是以這個原則來設計的。
這種方法的確是很有成效,然而在遇到某些和聲複雜或調性轉換頻繁的音樂,甚至是調性模糊或根本無調性的音樂時,就會顯得有些困難。因為這種方法通常需要先找到一個調性的中心,然後一切都以這個調性中心為基礎(也就是參考音),再來判定其它音符的關係,計算出音名。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相對音感的技巧似乎不太管用了...
當年我在修完 Berklee 必修的聽力訓練課程之後,又選修了兩門聽力課:Advanced Ear Training 與 Atonal Solfege。這兩門課程其實一樣是以相對音感的技巧為基礎,進一步將其發展成更進階的聽力技巧,以適應調性不清楚或無調性的音樂。簡單來說,這個技巧並不試圖去找一個調性的中心,而是藉由不斷的重複熟悉各種音程的聲響特色,然後快速辨別前一個音符與後一個音符之間的音程關係,來判定旋律的實際音高。這兩門課對於我來說,覺得相當的受用,但也覺得難度頗高,尤其是 Atonal Solfege 這門課,個人覺得實在是超難的...
因此,在我當初寫完"音程與轉調訓練"的 app 之後,就想說也寫個聽力訓練的 app 來自我複習一下當年所學的東西吧!這也就是這個"無調性聽力訓練" iOS app 的由來。"無調性聽力訓練" app 的程式設計,就是以這兩門課程的內容與課堂上的練習來設計的。此外,我也加入遊戲關卡的概念,試圖讓練習的本身變得更有趣。當初寫這些 app,真的只是想要自我練習而已,後來有一次跟一位小號手朋友在機場等飛機時閒聊,當時我把這個 app 秀給他看,然後得到非常正面的評價與鼓勵,因此決定要將這些 app 在 App Store 上架。
感謝各位朋友的支持,"音程與轉調訓練" app 獲得相當程度的成功與迴響,希望大家也能一樣喜愛與支持"無調性聽力訓練" app 喔~



相關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atonalear
https://appsto.re/tw/_FyV8.i

TOP

庄老师 问题是 比如D调的小星星  D D A A, B B A -, G G F# F#,E E D -
这么几个音我听起来就是1155665  完全的首调。这个会影响学习吗。
我即兴的时候也是完全按照首调的方法,把想到的旋律转换成简谱。然后弹出来。
五线谱什么的我只能看懂,没办法很流利的弹奏和思考。怎么办!
基本国外的教材都是用五线谱写的,但是用五线谱唱首调感觉很难,我该怎么办。
比如调式音阶 我是否也可以用首调来思考

TOP

引用:
庄老师 问题是 比如D调的小星星 D D A A, B B A -, G G F# F#,E E D -
这么几个音我听起来就是1155665 完全的首调。这个会影响学习吗。

對於沒有絕對音感的人來說,聽成首調是完全正常的現象。我也是只能聽成 1155665 啊!

引用:
我即兴的时候也是完全按照首调的方法,把想到的旋律转换成简谱。然后弹出来。

這樣的方法,對於簡單的旋律來說,完全沒有問題。但是若是遇到較複雜的旋律與和弦進行時,尤其是當調性轉換迅速或是調性不明確時,就會有困難了!
例如 Giant Steps 或是 Falling Grace 的旋律與和弦進行,就很難單純用首調的方式來運作。這也正是許多吉他手學習爵士會遭遇瓶頸的問題之所在,我相信你也是如此,不是嗎?不然你也不會提出這樣的問題。

引用:
五线谱什么的我只能看懂,没办法很流利的弹奏和思考。怎么办!

識譜是完全另外一回事,當然是或多或少有點相關,但問題的癥結點不同。
五線譜視奏最重要的是將譜上的音彈奏出來,至於你能否看譜思考並不是重點。
就像打字一樣,看到什麼字打什麼字。你可以完全不懂德文,但是一樣可以照德文書打字,反正都是 ABCD 而已,不是嗎?
所以五線譜視奏時就只是將譜上所記載的絕對音在樂器上彈奏出來而已,非常的直覺且單純。
因此問題的主要癥結在於"對於指板上的絕對音位置不熟悉"與"辨認五線譜的音符音高與節奏的速度不夠"這兩點上。解決的方法就是多去"做",就這麼簡單~
這跟簡譜視奏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所以不要硬將簡譜的方式硬套到五線譜上,這是不適用的~

引用:
基本国外的教材都是用五线谱写的,但是用五线谱唱首调感觉很难,我该怎么办。

那就不要用五線譜來唱首調啊!為什麼一定非得這樣做呢?我們又不是歌手,幹嘛一定要唱出來呢?
你可以在樂器上彈奏出來聽聽看,其實效果是一樣的啊!(當然先決條件是你五線譜視奏還行)

若是你非得光看五線譜來思考,那就必須對所有調的絕對音夠熟悉。這其實不是太困難的事,只是我們吉他手很少這樣做,所以會覺得很難。
舉例來說,若是 C調,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不是嗎?
C調的 3 是 E,5 是G,簡單吧!?
但是Ab調呢?你是否還能輕鬆的思考 3 是 C,而 5 是 Eb 呢?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 Ab 調比C調難這麼多呢?真的是它比較難嗎?還是只是因為我們對於C調比較熟悉呢?
試想一下,如果你從剛開始學習音樂,看到的一切範例與歌曲都是 Ab調,你還會覺得 C調比較簡單嗎?
管樂手在吹奏任何旋律時,都必須要真的去想絕對音(因為他們不像我們有把位可以"作弊"),因此他們會覺得用絕對音來思考很容易,而且是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這跟五線譜視奏一樣,只是"做"與"不做"的問題,只要你有去"做",一切都會越來越簡單。相反的,你只要一直在那猶豫有沒有更簡單的"捷徑"而遲遲不去做,那麼問題永遠會在那邊。決定權在你手上喔!
在這裡推薦我寫的"音程與轉調訓練" iOS app,經過我不少學生的實際經驗,真的很有效喔!參考看看~
相關閱讀連結如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f56680a0102vvl5.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f56680a0102vwio.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f56680a0102w3vv.html

引用:
比如调式音阶 我是否也可以用首调来思考

可以啊!
但是要把主音都當作 1 喔!
例如 Dorian 是 1 2 b3 4 5 6 b7 而不是 2 3 4 5 6 7 8 喔!

TOP

發新話題